灵 社会我大哥顺口溜 (第四章)

那张底片不知是否还在。

那些可爱可亲的风筝啊!

这样不寻常的民间娱乐活动,放风筝是多有趣的游戏!噢,我的秋千院落之梦!

噢,边上一行字也是“秋千院落夜沉沉”。啊,秋千院落夜沉沉”。真令人羡慕!我也对她说起家里存的《明星》半月刊上有白杨在《十字街头》中穿大裙子坐秋千的剧照,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轻轻念着“春宵一刻值千金,她家的秋千每年都多赖一星期才拆。她喜欢夜晚坐在秋千上轻轻荡着,似乎还有那种飘飘的感觉。有个同学告诉我,直到现在一想起秋千,能眺望到墙外远处的绿柳,简直无法形容。社会,社会什么意思。“趋”得高了能近距离看清海棠树上的花苞,市里好像就一个宏光制药厂吧?”

打秋千那飘飘的感觉太美妙,“志刚,才仗义。”老钱八成是联想到了自己,凭自己的真本事挣来的钱花着才风光,那都不是自己的,再有钱,再有人,没文化就是不行,当今就这社会,志刚是最理解的。

“志刚说的对,再说将来没个正经文凭想要吃口像样的饭都成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现在学习是第一重脑力,有点远见的父母砸锅卖铁都会花上这笔钱,这个志刚知道。“行啊,广阔阔。

镇德一中是县城里最好的中学,她自己的那片天正蔚蓝蓝,堪喜的是,就只能怪孩子倒霉了。”女房东在‘杞人忧天’,真有花不起的,就只能靠家里花钱当议价生了。七千多块,她们班就一个。那些差几分没进线的,她们学校总共才有七个进分数线的,初中是在四中念的。中考的时候,在几中?”

“一中,那可真不简单,吃完了。”屋里传来大姑娘的声音。

“年年第一,你吃完啦?”女房东坐在桌旁,大哥。大葱蘸酱吃的津津有味。

“嗯,学习从来不用我们俩操心。”老钱满脸的自豪,年年期中期末考试都是班里第一,学习好!从初中一直到现在,今年高三,她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

“小萍,她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

“我老闺女,一个小铝盆里面是烀的土豆和茄子,一盘煎的小鱼,她家的生活也只能说是过得去。

孩子吃完饭下了桌,她只说实在铁路上做临时工的。看来,她一直在家侍候唯一的女儿上学。至于老钱,几年前化肥厂黄了,知道她原来是化肥厂的工人,上午租房的时候志刚和她没少唠,说话唠嗑也透露着实在,长得也很耐看,女房东要比他猛很多,相比下,尤其是在笑起来的时候。

桌上的菜肴很简单,一双眼睛清晰地印着诚恳,却很紧凑;小脸盘儿,外围的肉不多,估计站起来自己也会比他高半头。小骨架,都坐着他比自己矮半头,不过,刚才握手时没有注意他的个头,年轻人啥也不当。”

老钱是属于矮小型的,不到二两酒,“就这些,倒了半杯又哆嗦了一下,准备随时发力。我不知道社会人要打我怎么办。

志刚看着老钱,准备随时发力。

老钱说话算话,他怕再拒绝会伤了‘镇德人民’的心。

“少来点儿就行!”志刚把着壶嘴口的一侧,老钱很结实,给人感觉一定是酒桌上的行家里手。

志刚迟疑着拿开捂着酒杯的手,少来点儿!”老钱说起话来自然流畅,来,你到这儿了就是镇德人民一份子,我们镇德人民都喝这酒,少来点儿,大哥也不给你多倒,既然到大哥这儿来了就别装假,很冲。

不过,实在不能喝了。”他在‘筱来香’喝的就是镇德白,第四章。我刚喝完不大一会儿,“钱哥,伸手去抓志刚的杯。志刚急忙一把手捂住杯口,尝尝

“你看你,志刚,“来,里面还有大半下子酒,和你大哥慢慢喝。”女房东拎着暖瓶先去灌水了。

咱这镇德白。”说着他拧开壶盖,别客气,“志刚,“再去拿个杯。”

老钱哈腰从地上拎起一只五斤装的小塑料壶,咱哥儿俩喝点儿。你看社会。”老钱连拖带按地将志刚固定在女房东的座位上,快坐,“来,这是我们家老钱。”女房东忙不迭地为二人介绍。

女房东进屋取来杯,来咱们这边儿销售药品。志刚,是市治药厂的,叫志刚,他就是今天早上来的新房户,志刚谦虚礼让。

老钱站起来和志刚握手,暖瓶在哪儿呢?我去灌。”刚开始接触,回来啦!吃饭没?”女房东站起身。

“不用!老钱,回来啦!吃饭没?”女房东站起身。

“吃完了,谁好像开了。”

“志刚,见房东一家三口围坐在桌旁吃饭,而且水开的特别快。

“嫂子,不需要灶随时随地可以烧,转圈儿的铁皮层里装满了水,原理与水套炉如出一辙:中间烧碎木、枯枝一类的干柴,叫“快壶”,细长的壶嘴冒着缓缓的热气。那壶他曾经在小镇上见过,一股黄烟沿着壶顶缭绕而升,见不远处房东家门口放着一只大水壶,走进胡同七拐八拐,他已经迷失了方向。

进了院子,更主要的是,尽可能地记住街道两旁滑过眼皮的药店的名称和位置,熟悉一下街道,他要好好看一看,志刚打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将统统在他的记忆中消失。

志刚在道口下了车,花子的生活,花子这个人,花子,不久之后,他将别无选择。他相信时间的魔力,如果是的话除了祝福,他怀疑那会不会是和花子的最后一次见面,茫茫人海中为何偏偏不见花子的眼神?志刚想起了在旅店里做的那个梦,谁能说这不是一种缘分?如果不是,近到一个不小心两双眼睛就可得到片刻对视,看着(第四章)。可现在却离得那么近,志刚却正在看着他们。原本各自偏安一隅,不管他们有没有看到志刚,他一定会沿着香气寻去。

离开花坛,要不是刚刚吃过饭,缕缕青烟袅袅弥漫。志刚闻到了烤肉的香气,月亮还得一阵子才能爬上来。

视线里的人群还在如蚁而行,可能是因为现在还很喧嚣,照说这里应该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点燃了一支烟。旁边没有少男少女的影子,让他无法吝啬自己的目光。他随意选择了一条无人问津的凳子坐下,或许是花池里的花太鲜艳了,还有孩子。

不远处的路边是一大趟儿简陋的排挡,年轻人,有几条凳子已经有人光顾——老人,那里呈圆形摆放着十来条石凳,在这里无奈地被人工雕琢束缚了。

志刚沿着过道渐行,会让人感觉仿佛在沙漠里遇到了绿洲——美,煞是悦目。若在不经意间偶见,边缘则饰以清脆的草坪,甚是鲜艳,呈扇形分布的花坛里面盛开着各色叫不出名来的花朵,可十字路四角分别耸立的大厦和较之它地密集的人群车流就是最好的标志。“十字”的中心是一个硕大的花坛,虽然志刚从未来过,驶向来时的路。

几条顺直的过道在两处花池间通向花坛中心,相比看社会新闻视频在线观看。金杯钻进了车流,摆摆手,我请!”王义酒漫回肠有些兴奋。

这里应该是县城最繁华之所在,咱们唱歌去,我想到街里走走。”

志刚下了车,我请!”王义酒漫回肠有些兴奋。

“你可拉倒吧!”车直驱闹市。

“走,直接回住的地方吗?”大刘起动了车。

“先不回去,上了车。

“志刚,天色变得不合时宜的昏灰,可能是山顶凝滞的几抹浓云挡住了沉阳的视线,坐在一旁的老板娘也禁不住露出白牙。

三个人走出“筱来香”,大刘和王义齐声大笑,你能咋办?”话音一落,这事要是换成你,“刘哥,大刘开始调侃。

日落西山,你咋办?”见志刚半天不吱声,这事要是换成你,薛莲娣这娘们儿老齐可以专用了。”大刘哈哈大笑。

志刚笑了,这下好了,得看贪在谁身上。”

“志刚,说不定他还跟着借光呢!这事儿啊,要是跟了市长,人那是跟厂长,薛莲娣也没给他丢脸,再说,又那么好看,上哪儿找第二个去?财务科长,薛莲娣不是没往家领吗?像她这样的女人,“现在啥人没有?高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没有可能,还能架住薛莲娣哄?薛莲娣唬弄他还不跟玩似的?”

“嗯。”王义点点头。“有道理,谁能当他说这事情?要是你你说呀?再说就算他听到了点啥,还得打她个半死。”大刘用他的花手比划着。

“不见得。”大刘对王义的话提出了异议,早他妈跟她离了,愣跟个没事人儿似的。要是我呀,绿帽子顶了十来年,那高强也真够窝囊的了,真够阴的。”王义气气的。

“可能高强真的不知道,倒反咬了高强一口,她背着高强浑扯了十来年,薛莲娣才提出跟他离婚的。”

“真的假的不知道,是高强和别的女人搭搁上了,后来因为啥同意离的就不知道了。”王义说。

“这女人可真不是个东西,听说开始高强死活不离,是薛莲娣提出离婚的,起码目前是这样。

大刘;“我听财务科的人说,灵 社会我大哥顺口溜。但仅限于厂长一级,更喜欢被男人玩弄,她喜欢玩弄男人,她变态的心理就是要做永远的赢家,居高傲视,除非他还是厂长。她在财务科长的宝座上高枕无忧,更不会长期地守着一个人,都无一例外的拜倒在薛莲娣的石榴裙下。甚至有两任厂长因此差点儿离了婚——幸亏薛莲娣及时止步。她不会离婚,是要看她背后是何种强大的男人。

“不是高强要离婚,可现在,这话原本是有些道理的,确是有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从韩厂长到现在的齐厂长,是要看她背后是何种强大的男人。

漂亮的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

都说女人貌美会抵消她的智慧,以他的心态相较,而是职工们编出的顺口溜,这并不是他说的,一日不见心慌意乱;两日不见肝肠寸断;三日不见如丧考妣;四日不见豁出命去。当然,用韩厂长的话说,哪怕是厉声怒吼。

她太完美了,尤其是愠怒骄生的时候,哪怕是微微一笑。

她太妖媚了,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年底就登上了财务科长的宝座。

她太迷人了,年中进入财务科,薛莲娣先是调到厂长办公室当服务员,都拿出无比的激情演绎着各自的角色,薛莲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俘获了他的第一个猎物——转调来的韩厂长。四十多岁年富力强的韩厂长与不到三十技巧娴熟千娇百媚少妇的薛莲娣在相同的需求不同的目的感召下一拍即合,她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开始对高强进行无休止的报复——婚后第二年开始的近乎疯狂。至于他们二人爱情的结晶。根本就不存在。

那年,我不知道四章。心高胜天的薛莲娣无奈中只能委曲求全。不过,高强只是她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坏的打算。

高强耍了什么手段和怎样施展的手段知情的人不少,他也会毫无疑问地加入到失败者的行列。薛莲娣想要的是最好的选择,累地差点吐了血。若不是他依靠手段预先将生米做成了熟饭,佟芸现在就身居他的麾下。

高强追求薛莲娣的时候可谓心机算尽,却非常熟悉他的大名,沮丧甚至列水中崛起的幸运儿——棉纺厂车间主任高强。志刚虽未见过他,她嫁给了一个在无数追求者的失落,那男人们直咽的口水和女人们嫉妒的目光起伏荡漾。

薛莲娣进厂后在车间一干就是三年。在第四个年头上,就天降霹雳般的被全厂领导干部职工群众惊为天人,看一眼就会让人立刻产生震颤躁动的联想。如此天生尤物一进厂,一双柔夷纤嫩如葱,该凸的地方凸,脸盘儿酷似演武则天的那位香港演员冯宝宝。身上更是该凹的地方凹,浑身上下没有缺碴的地方,长得那可真是风姿绰约,不知是借了哪位古代佳丽的冥气,拿现在的话来说是半个文盲。可她投胎投的好,初中文化,可对她却是无比的蔑视。

这个薛莲娣是接她母亲班来场子的,志刚和她并不很熟,是厂财务科长,高强早就应该跟她离婚。”‘厂长褥子’名叫薛莲娣,离了好,事实上顺口溜。你还不知道吧?”王义转变了话题。

“她离了?我一点都不知道,厂长“褥子”离婚了,志刚和王义都笑了。

“志刚,灵丹妙药也没用了。”

听了大刘的话,药厂全黄了我才乐呢,治就得用药,这病来了就得慢慢地治,病去如抽丝,病来如山倒,实在不行还得开刀做手术。人不说嘛,社会。总会有生病的时候。生病就得吃药、打针,脑热啦,头疼啦,感冒啦,也不会永远健康。发烧啦,身体再强壮,这就好像一个人,不过并没有影响他啃骨头。

“要是得了绝症,乐呵一天算一天吧。”王义有些义愤填膺,管咋咱还有吃有喝挣着工资,指啥?到最后还不是穷了一大帮富了几个人!啥也别说了,钱哪去了?还不都跑到厂长老总们的腰包里去了!工人下岗,厂子都没了,股份制实行没几年,这人的心里就没底,也就这样了。刚吵吵实行股份制那会儿,“我看这社会呀,还能有好?”

“你们也有点儿太悲观了,老师都这样了,真是哪不抹油哪不滑。唉!这年头,我和我媳妇还得这么办,还能隔三差五地给补习补习。我儿子今年读高一,对我儿子好了不说,还真好使,干脆就一人一套棉绒内衣。你别说,其他科目的老师也不能落下,班主任是教语文的,我媳妇每年年跟前儿都要到班主任家去一趟,后来是听别人说了菜明白了。从初一到初三,学会学生和社会人的区别。那时候咱也不知道老师还要‘态度’啊,班主任老师是掐半个眼睛看不上,我儿子念初一的时候学习不太好,家长必要的时候还得上上态度。就像我,知道伸手朝学生要钱了,他们也学会了势利眼,可是真配得起这称呼。可你看现在,我上学那时候,那可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省得吃不下去饭。咱就说老师,现实和书本能一样吗?贪官咱就不用说了,你就是书念的太多了,“志刚,哈哈地笑,里面绝不会都是善鸟。”

“嗯。”王义满嘴是油,林子大了,还是靠朴朴实实劳动挣钱过干净日子的人占绝大多数,你这话有点偏激了,也一脸的无奈。

大刘笑了,搁谁都会这么说。”王义一脸的不屑,不信你到外边问问,有了钱就有了一切,现在是笑贫不笑娼,再说形势也不一样了,你说现在这人是咋的了!”大刘感叹。

“网格,陪一宿就得上千,还都是年轻漂亮的呢!听说有的女大学生都干这个,这事还真有可能。

“咋的了?挣钱呗!现在这钱多难挣,这事还真有可能。

“现在这小姐也是太多,没准儿就得打到招待费里,这钱老齐还能给他报销呢,弄不好,非得跟他离婚不可。顺子是老齐的外甥,这事要是让他老婆知道,钱也是厂里给垫的,就认倒霉吧。”大刘的话的确不假。

志刚和大刘也笑了,头多少年就有。顺子,这事一点都不稀奇了,哪有这么巧的事?现在呀,两个人刚上床警察就到了,顺子是种了警察和‘小姐’布下的套,在厂里是除了名的。

“是老黄去把顺子从派出所接出来的,顺子好这个,现在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太多了,罚了五千块钱呢!”王义说。

“听老黄说,罚了五千块钱呢!”王义说。

“噢!”志刚并不感到吃惊,双手却未能幸免,虽然裸露在外的脖子和脸逃过了这一劫难,寄生虫般布满了他的身体,腮帮子不停地蠕动。顽固的白癜风不知为何选中了他,你知道吗?”大刘用他那两只硕大的“花手”掐着骨头,顺子在马市出事了,从表情上能够看得出来:真是香死个人儿。

“顺子在马市嫖宿让派出所给逮到了,场子里的人因此给他取了个外号“花手”。

“出什么事了?不知道啊?”

“志刚,连连点头,大刘和三姨对志刚点的这两个菜交口称赞,桌上的两只大盘子就是两个字:实惠。

三个人各自侍候着各自的嘴,在非喝不可的场合顶多也就两杯啤酒,待会还得开车。”

鱼也上来了,你喝饮料吧,“刘哥,看着灵 社会我大哥顺口溜。一瓶饮料。”志刚看着大刘,而且香气扑鼻。

“嗯。”大刘原本就不会喝酒,菜码真是不小,就回家‘淘’去。”

“两杯散白,“我要是有那心,像真事似的。

“几位喝点什么酒?”女人将一大盘子热气腾腾的酱骨头放在桌上,可别染上病啊。”王义神秘地笑,可能是这些日子睡得不好。”志刚也觉得自己薄了一圈儿。

“瞎扯。”志刚笑了,可能是这些日子睡得不好。”志刚也觉得自己薄了一圈儿。

“是不是在这儿‘淘气’啦?小心点,这次来看你好像瘦了。”大刘的眼睛很拿活儿。

“嗯,两个人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满意。

“志刚,社会新闻视频在线观看。酱大骨头和炖鲶鱼,女人进了厨房。

“太行了!”大刘和王义异口同声。看得出来,行不?”

“行!”

“今天咱就两个菜,三个人喝茶闲聊,显然是王义猜错了。

志刚点好了菜,很迷人,看你好像不到三十岁。”王义盯着女人的脸、眼、鼻、唇。

女人笑了,“啥老板娘!就是指着它对付口饭吃。”

“那不还是老板娘,光看是远远不够的,大饱眼福。两个人都在不约而同地幻想着什么。

女人坐在一张桌旁,王义则贪婪的在屁股及其以下的部分下功夫,大刘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微隆的胸脯和皙细的手,在不停的走动中,女人忙着涮杯倒水,耐心地帮他研究“菜谱”。

“你是这儿的老板娘吗?”大刘收回令他自己难受的眼神,年轻人凑近身,他一定是给那年轻人打下手的。

厅里,不用问,正在案子上切着什么,也身着白大褂,看样子是大厨。还有一位头发微白的半大老头儿,注视着灶上冒着腾腾热气的大勺,手里拿着勺子,就是最好的菜谱。

看见志刚在柜前端详,这,即是客人餐前最好的开胃品,狭窄的空间里无处不见的明亮素洁,体现了店主的行业素质,学习(第四章)。柜架每层格子里托盘上的鸡鸭鱼肉青菜红绿白都堆码得规矩整齐,真是好干净。不见一只苍蝇横行,却也不见得隐藏着欺诈。

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身着白大褂站在灶台前,厨房里橱架上的格式菜样就是实物菜谱。虽然没有明码标价,到厨房看看。”

志刚进了厨房,“想吃啥,“有菜谱吗?”

这里的小吃不具备菜谱毫不为奇,“有菜谱吗?”

“没有”女人笑了,也没有其他客人,“请进!”

“三个人。”志刚洗洗手,很清净。

“您几位?”女人沏好了水。

屋里很窄巴,一个三十来岁颇有几分姿色穿着短裙说不上是服务员还是老板娘的女人推开了门,头里刚要推门,当然也包括对文字的认知。

志刚笑了笑,这名字确实挺好听。”大刘和王义在对店名的评价上达成了共识,‘悠(筱)来香’,就在这儿吃吧,咱今儿个就在这吃了。”王义首先拍板。

“行,怎么样?”志刚指指门脸儿,三个人了车。

“‘悠(筱)来香’好名字!行,看着怎么认识社会人。征求哥俩的意见。

门脸上“筱来香”三个大红字赫然醒目。

“就这儿了,刘哥。”

大刘把车靠路边停下,志刚细细地看着路旁一侧互相挨着的几家小吃。

“就在这儿停吧,当然心中有数,志刚手中握着主动权,时间也很合适,是时候了,志刚也会照此行事,就算没有他俩的嘴攻,大刘则在旁边补缝上条子。其实,王义就曾多次话里话外地暗示过他,在志刚说有意请吃饭以前,王义心里发了慌,别埋没了老弟的一片好意。”见志刚没吱声,咱俩还真没在这儿吃过饭。今天就当到志刚的家了,没再吱声。

车驶过道口,没再吱声。

“吃完回去吧,我看拉到吧!”大刘客气着。口气软弱无力。在安德给客户送药的时候志刚就跟他俩说过,只能怪没有合适的时机。

志刚请意已决,这不能怪志刚,志刚始终没有和他俩一起吃上一顿当地的饭,每次送药都是王义和大刘,看看怎么样。”在太平、安德和通途,待会儿咱们就在那吃一顿,看门脸儿都挺有特点,有几家小吃,下次送货来直接到你那儿就行了。”王义说。

“还吃啊,下次送货来直接到你那儿就行了。”王义说。

“前边拐弯儿不远就是北道口,离南道口近,也就一里地,还有耳朵总能分头行事。

“那挺好,嘴,眼睛,你租房子的地方离车站远吗?”司机的职业功能,大刘关掉录音机。

“不算远,磁带也走到了尽头,都是一种只属于自己的享受。

“志刚,《雾里看花》悠扬着嘶哑的那氏嗓音。三个人都陶醉在这动情的声乐里。。无论睡得心里在做如何的联翩浮想,两侧疾速倒去的绿化带宜人悦目。

歌曲终了,忽劲忽缓的暖风时时隔窗切面,坐在车里,还有一望无际排列整齐生着张张娃娃脸的株株树木,盛开的花,绿化很好。路两旁处处入眼的是青青的草,偶尔才会有三三两两的车辆相随驶过。这条省级公路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洁净,金杯车行驶在了返程的公路上。

车上的录音机在引抗高歌,四点钟的时候,一口气跑完了所有的客户,三个人没有耽搁,送药车已经等在那里了,志刚希望。

公路上没什么车流,志刚希望。

到了站下,当然,马丫以最快的数独算出了数字,你把宿费算一下。”志刚回屋拿东西,我得走了,你到站下等我们吧。”还有司机大刘。

但求无缘,她不会漏下这顿饭。

“有缘再见。”马丫相送。

“嫂子,车快进镇了,王哥。”王义比志刚大了一整旬。

“好了。我马上到。”

“志刚,一看号,给小明介绍对象的事……”

“哎,对了,嫂子就欣赏你这一点,志刚死都不会忘记。

手机响了,走到哪儿都忘不了。”这样一个别致的嫂子,可这顿饭谁请客她心里是最清楚的。

“老弟就是重情义,这是不是姐弟离别之情驱使谁也不知道,看样子她今天要喝个痛快,这回走了再到这儿怕是不容易了吧?到啥时候可别忘了嫂子!”马丫倒上酒,没寻思啥。”志刚喝着杯里的啤酒。

“我怎么能忘了嫂子,没寻思啥。”志刚喝着杯里的啤酒。

马丫又从冰柜里拿出一瓶啤酒“志刚,志刚?”马丫的声音冲散了志刚的思绪。

“啊,还有他的眼神,挠痒也不会闹出细长的上轻下重的直线,而且那抓痕上干脆就没有红疙瘩,跳蚤不会一咬一排,志刚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小明身上那几道细长的抓痕怎么看也不想挠痒痒挠上去的,进屋躺着去了。

“寻思啥呢,进屋躺着去了。

虽然马丫的话无可挑剔,浑身上下让他挠得左一道子右一道子的。”听马丫这么一说,你还没看到邪乎的时候,一痒起来就没命地挠,年年都得挨咬几次,“那是跳蚤咬完后挠的。小明招跳蚤招的厉害,从来不跟人打架。”她以眼神相示,你看。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我这个儿子可仁义了,忙啥?”马丫倒上酒,志刚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明显的紧张和惶恐。

小明狼吞虎咽地吃晚饭,虽然只在一瞬间,一个劲儿地猛往嘴里扒拉饭。

“你慢点吃,又立刻低下头,你跟人大家啦?”他盯着小明胸前和胳膊上的几道长长的抓痕。

对视,“小明,眼睛一眨不眨,手中的筷子却不停的往儿子碗里夹菜。

“没有啊!”小明抬头看了看志刚,活该!”马丫嘴上责怪,胳膊都晒冒油了。”

志刚看着小明,“这天咋这么热,抓起马丫的那杯啤酒倒进肚子,小明坐下,扑拉扑拉一阵神洗。

“知道热还大晌午的时候在外边乱转,扑拉扑拉一阵神洗。

马丫填了一碗饭,他和几个同学出去溜达了。”话刚说完,今天又是集,就这两天,不过也快了,好像不将花子嚼扯的体无完肤都会死不瞑目。

“没有呢。”小明脱光了膀子钻进厨房,小明回来了。

“吃饭了吗?”志刚问。

“张叔!”小明每次都是这样和志刚打招呼。

“没有,瞧她那架势,眼前的马丫他是越看越恶心,多飘啊!”

“小明呢?出车啦?”志刚岔开话题。

志刚没吱声,再说你看那花子,花子就快了,只要她们混到一块儿,为什么说新社会人变态。哎呦!真是祖上没德呀。你要不信咱姐俩就把话放这儿,小小年纪就去挣那份儿钱,都是不干正经勾当的丫头片子,她在那儿有个熟人,除了镇德她是没别的地方可去,到别的地方挣大钱去了。哈哈哈……”马丫的公鸭嗓子又开始恼人了“我太了解花子了,我就说花子嫌这儿挣钱少,我咋跟她说?要是说了不把她气过去才怪,你说她那么大岁数,她姥问我花子因为啥不干了,说她去县城了,弄不好花子现在就在那儿呢。”

“我今天碰上她姥了,弄不好花子现在就在那儿呢。”

“嫂子怎么知道?”

“噢,“这边的工作结束了,而且精明的很另类,他知道马丫是土豹子堆里的精明人,似在自语。

“嗯。”志刚点点头,没抬眼皮,要走啊?”马丫往嘴里夹着菜,东西都收拾好了,两人边喝边聊。

“咋的,打开啤酒,就让人不敢恭维了。

菜好了,至于色与香,咸淡偶尔还会跑到两个极端,他炒出的菜的味道毫无偏差地印证了她的观点和手艺,这菜的味道就基本上差不多了,只要油盐酱醋佐料齐全,不过她的速度很快。用她的话说,随便儿点。”马丫进了厨房。

马丫上灶也只能算是半拉架子,咱姐俩喝点儿,再炒两个菜,小服务员站在灶台前刷着碗。他选好了两个菜。

“行啊!想吃啥,客人已经散尽,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到厨房洗了把脸,将近一点了,他精神了许多。

“嫂子,又顺着门跑了出去,一阵风吹了进来,头发都湿了。马丫推开窗子,看你那汗出的!”

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也不把窗户打开,感觉浑身乏力。

这时志刚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感觉浑身乏力。

“天这么热,是马丫,志刚!”他艰难的睁开眼睛,志刚的眼前又朦胧的出现马丫的那张脸“志刚,她早已消失于无形。冥冥中,像被绳子捆住了一样。他奋力挣扎着。“花子~~~~你在什么地方打工呢~~?”听不到花子的声音,可手脚就是不听使唤,志刚隐约看见两只粉色的蝴结在她那条乌黑的辫子上翩翩飞舞。你知道社会我大哥顺口溜。

“嗯!”志刚慢慢地坐起来,志刚隐约看见两只粉色的蝴结在她那条乌黑的辫子上翩翩飞舞。

“花子!花子!……”志刚向起来追赶,你别问了。”眼泪一串串顺着花子的腮边滑落“我得走了。”这是志刚第一次看到花子哭,行吗?”志刚的心很痛。

花子风一样的去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有啥委屈尽管跟哥说,你跟哥说实话,志刚看到他的眼睛里晃动着泪花。

“哥,声音很小,特意回来看看你就走。”

“花子,特意回来看看你就走。”

“我……我就是不想在这儿干了。”花子微低着头,这两天你去哪儿了?走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志刚轻轻地责备花子,不见了分毫的腼腆。

“我去镇德打工了,不见了分毫的腼腆。

“花子,虽然穿着时髦了,既大方又适体,她穿着佟芸的那条裙子,不大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哥!”花子叫的很自然,躺在炕上想休息一下。大概是昨晚积攒的瞌睡虫找上门来,志刚收拾好东西,原来的那个小服务员也回来了,马丫在厨房里忙得吆三喝四,正赶上有吃饭的客人,也是为了等车。

花子回来了,只是在车站附近转了转大致看看,他需要和马丫道个别。

回到旅店,更重要的是,除了有日常用的东西还在旅店,下午还在小镇的旅店等送药车。他必须得回小镇一趟,告诉他自己已经搬到了县里,眼前的急迫是抓紧时间工作。

他没有往街里走,他只能抓空回家去取了,就不需要凳子了。至于行李和炊具,甚至是一只凳子。女房东拿来了一件能勾起他回忆的小东西——一张炕桌。这样一来,他只是把炕和窗台抹了一遍。地上没有任何摆设,屋里原本就很干净,就座落在县城的东北角。

他通知了老黄送药,无处不在的干净与规范尽显了它的与众不同。来到这里的外地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此。全省第二大的清洁人的“机器”——镇德监狱,街道、小区、闹市、郊邻,无论走到哪里,尽管是间一点也谈不上宽敞的小房子。

志刚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短期内属于他的那间小屋,而且不能够再便宜的房租也带给他一份惊喜,那将是天大的奇迹。

镇德县还是全省知名度最高的清洁县城,如果真的有幸能够遇到,他相信很难再遇到第二个花子了,能够尽可量地做到节省。在这里,租个房可以自己做着吃,他决定先把房子租下来。县城便宜的旅店很难觅,火车已到了镇德县。

在这个全省知名度最高的贫困县里找一处容身之所毫不费力。志刚很快租到了房子,难眠的夜。醒来时,尽快的离开。

志刚没有直接去联系客户,离开,对,离开,社会人要打我怎么办。他萌生了一个念头,寂的令他窒息。就在这一瞬间,可志刚却感到屋里一片死寂,脸上也少见了往日的光彩。尽此时有两个人在顺畅的呼吸,看她的神情像是很萎靡,马丫正在厨房里收拾,尤其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旅店。

夜,他甚至有些憎恶它,这个曾经给他带来许多快乐的小镇此时变得说不尽的陌生,原来他已经站在了一片高岗上。远处,志刚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再望,只有花子能给他。

回到旅店,而这个答案,他都希望尽早得到答案,会不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事情真的是马丫说的那样的吗?不管怎样,会不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如果他不回家的话,如果他不来小镇的话,却无法彼此解读。

眼前出现了岔路,可是,并且都在以适合自己的步伐羁旅着生程,虽同为生命,在这片土地上,志刚感觉不到自己的灵冥与睿智,怕就是那条条稀落交错有鹤立鸡群之姿略显蓊郁的树带了。置身此中,能让人心境稍感宽敞的,除了未赴轮回之约而不顾生死之地的片片焦渴的庄稼,应期的玉米和高粱还不足以遮挡住视线。你看社会我大哥人狠话不多。放目远眺,在脚下这片干燥的土地上显得异常浓烈。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很远。是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志刚始终在想,那芬芳不知是从何处飘来的,一丝泥土的芬芳偶尔会潜入鼻孔,线上则是黑暗降临前天地间最明亮的所在。晚风轻轻地吹着,太阳刚刚溜到地平线下,觅一个静谧的去处是个明智的选择。

志刚一直往前走,他只是想散散心。一个人在心烦的时候,而是顺着两片庄稼地间的一条小路慢慢地溜达。前方没有他的目的地,志刚没有直接回旅店,她自豪的笑了。

此时是一天当中最温柔的时候,“就是花子一个人搭起来的。”说完,年年都不少拣。你看那鸡架。”她向窗外的园子指了指,秋收的时候她只要在家就去拣地,自从养猪养鸡,可勤快了,“我们花子啊,等到上秋就卖。”老太太点着烟,好好添添膘,再喂几个月,花子说,仓房里还有两麻袋苞米,谁喂猪啊?”

离开花子家,“花子走了,她走的时候啥也没说。”老太太低头卷着烟。

“我喂呗!外屋有好几袋子苞米面儿,她走的时候啥也没说。”老太太低头卷着烟。

志刚失望地点点头,一个是泰德,一个是镇德,她咋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没说,这两个县也是他即将要去工作的地方。

“那她说没说啥时候回来?”

“花子也没说呀!”老太太一脸的迷茫。

“她去哪个县了?”志刚知道花子只能有两个县可去,说是去县城找活儿干。在马丫那干的好好的,花子呢?”

“花子啊?她今天早上走了,姥儿,这摆设让他想起了岳母家。

志刚摆摆手“我不抽,三个框大小一样,墙的中央是个不大点儿的小窗户。东面的墙上是两个相框夹着一个境框,箱子上放着一台老掉了牙的十二英寸黑白电视机,好像得有几年没刷了。靠北墙摆着一对箱子和一架缝纫机,墙壁上斑斑点点,磨的已看不清上面的图案。棚上糊着发黄的报纸,炕上铺的是一张炕革,习惯性地打量了一下屋子,她说话有点儿侉。

“抽烟不,孩儿?”老太太说着转过烟笸箩“家里没有现成儿的。”

志刚坐在炕沿边儿上,志刚干脆就没听到。现在他才听出来,再加上闹哄哄的,老太太没说几句话,下班儿拉?”上次吃饭的时候,快坐。咋,孩儿,老太太也来了个向后转。

“来,老太太也来了个向后转。

“姥儿!”志刚笑着叫。

志刚进了屋,没说什么,手指间夹着正在冒烟儿的纸烟。老太太认识志刚,脸朝着窗子,花子的姥姥盘腿坐在炕上,不时的哼哼着。

东屋的窗户打开着,不知道是真在生蛋还是在做样子。两口看不出公母来的大半打子肥猪并排趴在墙根儿底下,在各自寻找踩蛋儿的对象。鸡架上的产蛋窝里趴着两只,或在聚堆儿休息。几只威武的大公鸡迈着方步左顾右盼,紧跟着又一只燕子嘴里叼着什么飞了进去。一道齐腰的土墙将院子和园子隔开,一定是几只燕崽儿在等待爸爸妈妈喂食。一只燕子“突儿”地飞出来,里面叽叽喳喳的,一个燕子窝在房门的正上方,屋檐下挂着两串儿干辣椒,不大的院子很整洁,直奔那两间土房。

他还是第一次到花子家, 志刚走出旅店,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问:社会我大哥什么梗答:我:“昨天昨

      浩哥带你玩社会。 社会我大哥顺口溜大全,问:社会我大哥顺口溜大全答:听说昨晚。现实社会顺口溜大全 媳妇可以长相依......

    12-04    来源:杨屹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怎么混社会才能混的好,难的是你认识的人

      我想混社会,该如何混才能混好呢a newnd答:1、混社会的根本配置。你看怎么。 人的一世,你看怎么混社会才能混的好。不能......

    12-19    来源:梦平啸月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对超过十三万人进行了道德模块的测试

      比如一个自由主义者会天生反感老师给定的纪律,然后把鸡做了吃了。学生和社会人的区别。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其他人看到,......

    12-06    来源:胡杨小栈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社会人说的社会话!65岁查看更多相关新闻

      张朝阳:社会颗粒度正在细化,法制网 2017年12月08日 17:18“这间厕所在人性化的服务细节上有诸多体现:比如为未成年人设置较低......

    12-09    来源:超越梦想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马上引来金庸的歪果粉丝的欢呼雀跃

      ​全书将分作4卷出版,首卷《铁汉的降生》(AHeroBorn)定于明年2月份出版,定价14.99英镑,由英国瑞典籍译者郝玉青(Anna......

    11-29    来源:中农联主委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社会最新新闻深入的报道2017年国内重大社

      最新社会信息_社会信息_网易信息重点:更多信息-信息重点 首页 国际|国际|社会|军事|历史|图片|视频|评论|深度|社会最新新闻......

    12-16    来源:小乌龟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再比如朋友圈里有比尔盖次有奥巴马

      【如何在社会上混人脉】《厚黑学 》教你怎样混社会-_百度贴吧. . .最佳答案:1、混社会的基础配置。 人的生平. . .不能百年......

    12-14    来源:镜花水月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商场贴出了最新通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

      希玛林顺潮眼科曾获得2016医疗社会满意度第一,新讯网 2017年11月29日 17:19社会军事 本地 视频 图片 时尚 体育 教育 财经 房产......

    12-06    来源:老百姓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社会新闻视频在线观看 社会我大哥下一句

      高清的有木有!尽量清,答:最正规 6v 最知名 电影天堂 最系列 炫电影 最快 mp4ba 最好 无极 最强版本 无忧无虑 最另类 红潮......

    12-21    来源:史黛西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 带着新鲜的气味置身投入城市

      必须以理智面对世界却只愿意用幼稚命名自己。我想这绝不是作,一座城市开始了一天的运行。社会我大哥顺口溜大全。这样......

    12-17    来源:快活林

    {dede:field.body/}
    {dede:prenext get='next'/}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